· 派出所长疑渎职 律师雄辩获免
· 民工返乡遭事故 致成律师巧
· 旧《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
· 戴律师说法:什么是举证责任
 
 
 
· 致成律师事务所荣誉
 
 
  电话:0796-2527138
传真:
 
Email:jxzcls2001@163.com
 
  经典案例
     
 
民工返乡遭事故 致成律师巧维权
作者:江西致成律师事务所 邓武明  来源:本站  时间:2015/5/18
 
 

     二00六年春节前三天,一辆满载外出务工人员回乡过年的皖J00137号大客车,从浙江省宁波市出发开往永丰县。当车行至樟树快要下高速,旅客们近乡情更怯时,追尾一满载铁球的赣C26976号自卸大货车,造成客车上四人当场死亡,余者四十余人不同程度受伤被送往樟树市和新余市各大医院治疗。事故责任书认定两车负同等责任,乘客不负事故责任。

  事故客车登记车主为安徽省的黄山市友谊旅游公司,而实际所有人却是个人,车主和司机都在事故中死亡。事故发生后,没有任何单位承认应对事故负责。车上旅客都是藤田片区打工人员,事故发生次天,百余愤怒的受害人员家属聚结在高速交警大队;江西省公安厅紧急电告永丰县委、县人民政府,随即永丰县成立了由永丰县委副书记为组长,县政府分管副县长及县政法委、公、检、法、司负责人为副组长的应急专案组应对处理。

  节后上班第二天,江西致成律师事务所主任邓武明律师接到通知,被指定由致成律师事务所负责全部事故受害人员的索赔代理,到事故发生地樟树市人民法院进行民事诉讼,代理和诉讼费用由县政府负担。致成律师在藤田片区相关单位协助下,分别找到了全部事故受害人或其家属,签订了授权委托代理手续。

  按照应急专案组意见,此案应在事故发生地樟树市法院进行诉讼,而且由于大部分伤员是在樟树市医院救治,樟树市医院垫付了九十余万元医疗费用,他们与永丰县专案组取得联系,也希望此案由樟树市法院管辖;专案组法院院长亲自到樟树市人民法院沟通,樟树市法院答应诉讼费减免立案。但是致成律师分析,此案具有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一是交通事故侵权的法律关系,另一种是客运合同关系,本案属于一般民事侵权和合同责任竞合,受害人可以选择其中一种法律关系提起赔偿诉讼。选择不同的法律关系,诉讼主体不同,管辖法院也不同,赔偿金额还会因受案法院所在地赔偿标准不同而导致巨大差异;再一个关键问题是,由于不同的赔偿义务主体赔偿能力不一样,判决后存在不同的执行风险;比如,选择客车实际所有人主张权利,受害人就根本不可能获得赔偿。因此,应该慎重选择法律关系和管辖法院,而如在事故发生地樟树市法律提起诉讼,只能按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对事故责任人追究民事赔偿责任。

  致成律师提出了和专案组不同的诉讼方案。

  诉讼方案决定前,致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分工负责,到事故发生地、事故车辆登记地、客运始发地等处进行了充分调查。查明:1、事故客车登记为黄山市友谊旅游公司,该公司是由几辆私人所有的客车拼凑挂靠而成;公司办公地点在一处民房的顶层房间内,一块牌子斜躺着阳台上,从窗外可以看一部电话,人去楼空。2、车主和驾驶司机在事故中死亡,该两个家庭因此次事故都已陷入困境。3、旅客是在宁波客运站购买的车票,该站是宁波客运集团公司设立,领有独立经营营业执照的非法人单位,资产雄厚。4、永丰与宁波之间客运班线系宁波客运集团与永丰县客运公司共同经营,各两部班车对开,他们是班线承运人;5、肇事客车是经宁波市交管行政部门批准投入春运而进入客运站的加班车;按照交通部《客运管理条例》的规定,客运站除自身投入的运力外,为非本单位客车提供售票和停靠服务系代理服务行为。如永丰客运公司客车从宁波返回,宁波客运站为永丰客车停靠并出售返程的车票,是代理服务行为,客运合同承运人是永丰客运公司,而非客运站。从以上查明的案情事实进行法律关系分析可知:一、黄山友谊旅游有限公司当然是客运合同的承运人,但显然该公司无赔偿能力;二、宁波客运站具有赔偿能力,但其不承认自己是承运人;肇事客车是经过客运管理部门批准进入客运市场,宁波客运站没有过错;三、如果以交通事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对肇事责任人提起诉讼,由事故发生地或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不但黄山友谊旅游公司,肇事货车同样赔偿能力不足;侵权诉讼很简单,可是事故受害人最终很可能得不到有效赔偿。

  致成律师从互联网和其他各种途径搜寻类似案例,但相似案例极为有限;收集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豫法民一终字第4号”判决书,该判决书认定查明基本事实是:一私人所有超过使用年限的改装卧铺车入户新野县客车联队,车主私自办理了一假牌照参与河南新野与广东东莞之间线路客运;事故发生前,该车由东莞厚街车站始发,驶往新野,途中突然起火,造成乘客七人当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车主和驾驶人员逃逸,下落不明;事故车登记的新野县客车运输联队无工商登记手续;事故受害人起诉了新野县客车运输联队、事故车实际所有人、驾驶人、东莞厚街车站,最后河南省高院终审判决认定,车站是以场地、设施为基础,为在车站停靠、出发的车辆、集散的旅客提供管理和有偿服务的经营单位,车站不是承运人,不是合同一方的当事人(车站用自有车辆运输时除外),不承担赔偿责任。该案是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无疑具有权威性。此案例是当时能够收集到的与本案案情最相似的案件。对照本案,让具有赔偿能力的宁波客运站承担赔偿责任,似乎没有希望。

  但中国是大陆法系成文法国家。海洋法系判例法国家由最高院公布判例,判例对此后出现的相似案件具有法律约束力;而我国是立法机关公布成文法律,法官判案只能从成文法中寻找法律条文适用;因此,相同的案件,甚至同一个案件,由于是不同的法官或不同的法院审理,往往出现相互矛盾的判决;这也是在我国很容易出现法官钻空子枉法裁判和地方保护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现在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经常定期公布一些典型案例,虽然这些公布的案例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显然也是有参考作用的,可为避免各级法院对相同案件作出不同判决起作用)。

  致成律师没有将对本案出售车票的宁波客运站法律地位的理解,局限于河南省高院对车站性质的认定。

  致成律师进一步对本案案情进行分析,找出与河南高院判例不同的案情事实是,本案宁波客运站出售给旅客车票注明了一个“加”字,即该肇事客车是春运的加班车。如果不是加班车,永丰---宁波班线的承运人要么是永丰县客运公司,要么是宁波客运集团;但这一“加”字,弄出一个黄山友谊运输公司作为承运人,所有旅客事先并不知情。通行的法律观点认为,车票就是一份客运合同。致成律师进而分析,旅客在车站购票,就是与车站缔结合约,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普通旅客在购票缔约时,其指向的缔约对象是车站,虽然当车站为其他客车承运人售票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但本案宁波客运站出售“加”字号车票,并未披露被代理人即谁是客运承运人,如果当初车站披露承运人为黄山友谊旅游公司,旅客可以选择不坐该趟客车;而且,宁波客运站上属单位宁波客运集团本身是宁波至永丰班线的经营人,交通部《高速公路旅客运输管理规定》第十二条规定,高速公路客运加班车,由经营该线路正班车的业户经营;因此,即使事故客车是经过交管部门批准进入宁波客运站春运加班运输,宁波客运站或其上属宁波客运集团仍是客运合同的相对人即承运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承运人负有将旅客安全送达目的地的合同义务。为此,致成律师认为,选择客运合同法律关系对宁波客运站和宁波客运集团提起诉讼是有把握的;而且,客运合同诉讼管辖规定,可选择宁波法院诉讼管辖,宁波赔偿标准比江西翻倍,诉讼成功,至少死亡旅客的赔偿金额将比江西的判决金额翻倍。

  为避免地方保护影响法院判案,致成律师制定的诉讼方案是:根据受害当事人自愿原则,死亡和重伤旅客选择在宁波客运站所在地宁波市海曙区法院提起诉讼,轻伤和没有残疾的三十余名旅客不涉及伤残和死亡赔偿金,仅是赔偿医疗和务工等损失,则在客运合同目的地永丰县法院提起集团诉讼。但选择在永丰县法院提起诉讼,原应急专案组有些领导担心在永丰县法院提起诉讼,如执行不了,最后引起当事人在永丰上访或其他影响维稳事件。经致成律师坚持和分析汇报,永丰县人民法院最终受理了三十余名伤者提起的诉讼;随后,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对死亡和残疾严重的受害人提起的客运合同纠纷也予以了立案;诉讼赔偿金额永丰法院一百五十余万元,基本为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宁波法院一百余万元,主要是死亡或伤残赔偿金。

  本案两地法院分别进行了两审终审,被告宁波客运站和宁波客运集团聘请的代理律师是浙江素豪律师事务所律师,我们两个所两个主办律师自始至终参加了一审和上诉审法庭庭审,结果两地一审法院均基本采纳了致成律师代理意见,支持了原告的诉讼主张。被告不服,对两地法院的一审判决均提起了上诉,争议的焦点仍然为谁是旅客运输的相对人。上诉中,被告宁波客运站向宁波中院提供了一份《春运倒加班结算协议》补充证据,拟证明宁波客运站支付了黄山腾达汽车运输集团包括本案涉案肇事客车的票款,宁波客运站仅收取代理费和手续费;最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甬民三终字第143号民事判决仍认定:“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汽车客运管理规定》的有关规定,一般情况下,车站是以场地、设施为基础,为在车站停靠、出发的车辆、集散的旅客提供管理和有偿服务的经营单位,车站不是运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车站用自有车辆运输时除外);但就本案而言,上诉人应是本案旅客运输合同的相对人。理由如下:首先,从上诉人与腾达集团签订的《2005年春运倒加班结算协议》可看出,加班车辆系上诉人组织而来,并向有关公路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了审核手续,该批十一辆加班车由上诉人安排,投入到运力紧张的线路中,故上诉人是加班车辆的客运经营者;从另一角度分析,上诉人委托腾达公司组织车辆进行公路旅客运输,肇事车辆所造成的后果理应由委托人(上诉人)承担;第三,上诉人所出售的车票并未注明谁是真正的承运人,购票旅客有理由相信上诉人为承运人”,从而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有意思的是,此案在永丰县法院判决后的上诉审中,合议庭与一审判决产生了不一致的观点,甚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裁定都已到达原审永丰法院,后通过永丰县政法委沟通,二审法院等宁波法院判决后,才重新讨论维持原判。

  最后,全部事故受害人都依法获得了赔偿,永丰县法院判决是通过到宁波强制执行,将判决的赔偿款执行到位的。永丰县应急专案组当初承诺的由县财政承担办理本案所有办案费用(那时财政还没有法律援助经费项目),实际也仅在当初由县民政局以民政救助名义承担了一万元。

 

 
 

[关闭]
 
 
 
 
(C) 20012-2022 版权所有 致成律师事务所 地址: 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金田鑫城天乐苑1栋6楼   邮编:331500 服务提供: 永丰网 站点管理
电话:0796-2527138 传真:  Email:jxzcls2001@163.com